胡律师:13306647218

债小二债务重组是什么《“资本舞者”武捷思操刀金立重组》

时间:2021-08-01 10:51:49

对金立供应商来说,等待重组约1年终于迎来了重要进展。

第一财经记者近日独家获悉,28日上午10时,金立召开经营性债权人会议,与会者主要是债务在8000万人以上的供应商债权人。 11月23日,金立金融债权人会议在深圳市深航国际酒店召开,初步讨论后,大部分银行支持破产重整方案。

“虽然重组正在逐渐推进,但这次债权人会议设定8000万人,并不是说我们无视其他中小债权人,而是分割处理。 》27日,金立一位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目前金立的重组顾问是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富海银涛”),在资本重组方面拥有雄厚的经验。

天眼查资料显示,富海银涛注册资本3000万元,主营业务包括股权投资、企业重组顾问。 其中,武捷思为法定代表人、理事长,曾任深圳市副市长、广东省省长助理等职,1999年被广东省政府任命为香港,受命负责重组当时高达35亿8500万美元的粤海集团,之后进行佳兆业重组。

“资本舞者”武捷思操刀金立重组,创始人刘立荣“豪赌”输掉十几亿

关于金立的债务状况,金立创始人刘立荣在“引退”香港10个月后终于发声。 他在证券时报的采访中表示,目前金立整体债务170亿元,银行债权人债务约100亿元,上游供应商约50亿元,广告供应商约20亿元。 刘立荣承认了赌博的传闻,但表示没有百亿人左右,他说“大概有十几亿人”。

“我们关心的是公账是怎么上私账的,以及刘立荣对破产的供应商怎么说? ’金立的一家供应商王德天(化名)对记者说,金立的关联公司已经相继倒闭,许多中小供应商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赌桌上输掉十几亿

赌博的消息刚传来的时候,很多供应商不愿意相信。

“我们感觉就像故事一样。 我有几件必须认真考虑的事情。 第一,这么大金额的刘总真的要干什么? 其次,钱是怎么出来的? 第三,公帐是怎么上私帐的? ”王尔德天对记者说。

之前,有媒体引用与金立股东亲近的人的话说,刘立荣赌博损失100亿元人民币是金立死亡的罪魁祸首。 刘立荣去过两次塞班岛。 第一次输了20亿美元。 第二次,和刘立荣关系很好的几个朋友,想亲自飞去塞班岛让他回头,却意外地看到了桌子上堆满了芯片。

“最后一张牌,一次输了7亿美元。 ”上述人士说。

金立方面否认了赌博的传闻,但几天后,刘立荣主动承认赌博,并表示输了十几亿美元。 “我现在想的是放弃,对金立和这些谣言,对外什么也不想应对。 最好成为隐藏的人。 ”刘立荣说。

以前,有情报官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说,刘立荣以前是“被人做了局”,输了很多钱。 赌博的发生地点不是澳门而是塞班岛。 刘立荣表示,赌博行为发生在2017年1月,从那时起,金立的资金链一直处于紧张状态。

从长相上看,刘立荣不像一个沉溺于赌场的人,在采访中面对刁难的问题也露出谦和的笑容,但平时最大的爱好是围棋。 面对手机行业的起伏,他说:“无论顺境还是逆境,人生如棋,失去孩子应该无怨无悔。”

在刘立荣看来,围棋给他的是对成败的责任感。 围棋是一项需要保持内心平静的运动,但最终追求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,在围棋中很少出现平局。 在经营企业的时候,更多需要的是平衡,是判断,是自信的战斗。 这是基于对企业的责任感。

但是,根据此前记者获得的金立主要资产和抵押情况图表,截至2017年12月31日,金立总资产和总负债约201.2亿和281.7亿元,净负债达80.5亿元。 值得注意的是,当年的应收账款中有14亿3000万元是控股股东刘立荣金。

这意味着在智能手机竞争进入洗牌期的前夕,刘立荣的心已经不再是手机业务了。

“去年年底以后,大家几乎没见过刘总。 从后面迎接我们的是金立的财务负责人。 ”王德天向记者表示,害怕事态持续恶化,截至今年1月底,他所在的公司已经停止向金立供货,由于支付模式出现延误,即使已经紧急“刹车”,此时他手头要处理的债务金额也已经达到千万级

据王德天介绍,金立此前对供应商采用“3 6”的支付模式。 也就是说,3个月的月结算时间是6个月后去银行承兑的商业承兑时间。 也就是说,供应商的货款通常可以在发货9个月后收到。 “这也是手机行业的共同做法,什么也没发生的时候没有人怀疑出了什么问题,但现在相关制造商开始出现了问题。 ”

“资本舞者”武捷思操刀金立重组,创始人刘立荣“豪赌”输掉十几亿

10月22日,东莞市金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挂牌上市《告供应商书》。 第一财经记者在该文件中指出,该公司“由于金立公司拖欠货款和行业大环境的影响,无法继续正常生产。 我方经过仔细研究,决定从2018年10月20日开始停产。”

不安的情绪依然弥漫在供应商的圈子里。 11月20日,近20家金立供应商聚集深圳中院,向法院提出金立破产重整申请。

困境重整后的“大手术”

在中国,公司每10秒消亡一次,每3秒就有一家公司诞生。 “商海沉浮,成功几率很低,但失败几率很高。 “神州易桥理事长彭聪曾经这样说过。

对于金立的供应商来说,现在最不希望的是,因为“猪肉不够了”,金立将破产清算。 在7月份的一次沟通会议上,金立发行的PPT显示,普通债权人权益(抵扣)为70亿元,破产清算普通债权人可收回的金额不足45亿元。

“我们接受债转股方式,改变时间和空间支持金立。 花很长时间也没问题。 ’另一个金立的供应商对记者说。

金立方面对记者表示,目前仍在内部推进重组,最新的债权人会议将于本周三召开。

迄今为止,金立金融债权人会议在深圳召开,金立金融债权人代表60多人出席了会议。 会议上,金立集团董事会授权代表卢光发布股东决议,金立集团副总裁徐黎回答金融债权人相关问题,金立财务顾问德勤通报金立情况,法律顾问君泽与与会者交流金立相关法律问题,重组顾问富海银涛公司董事长武捷思提出金立重组构想和

值得注意的是,作为进入金立重组后期的“新操作者”,武捷思在收购、重组、资本市场上非常有名。

公开资料显示,武捷思为广东中山人,1951年出生,有工行深圳分行行长、深圳市副市长、广东省省长助理等显著身份。 2005年,武捷思辞去职务入海,在共生创展等房企担任过高管。 目前仍拥有人民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经济学博士、南开大学经济学院理论经济学博士。

1999年武捷思被广东省政府任命为香港,负责当时负债35亿8500万美元的粤海集团的债务重组。 3年后,粤海转为赤字,2004年恢复发放股息。 2015年初,深圳房企佳兆业发生债务危机,武捷思又成为推动佳兆业重组的重要人物之一。

一般来说,债务重组实际上是指债务变更的各种组合,主要分为两类。 是债务客体变更和债务主体变更。 其中,债务客体变更较为常见的有债务金额变更、债务期限变更、债务履行条件变更、债务性质变更等; 的主体变更包括债权转让、债务转移、债务加入、第三方代为履行等。

破产重组很复杂。 业内人士表示,吴捷思对困境企业的破产重整是一项系统工程,要救活一家企业,需要通过司法诉讼、PE股投资、房地产投资、传统金融、资本市场、企业管理等多个维度。 就像医生做手术一样,切除肿瘤,减轻负担,轻装上阵,恢复健康的运营状态。

根据此次富海银涛重建思路草案中的初步建议,原股东放弃全部权益,希望金立归全体债权人所有的债权人一方,持有抵押物的债权人保留债权,抵押物不变,未清偿利息转为新贷款本金,抵押债权管理小组负责恢复一定规模的生产和销售。 同时不放弃引进战略投资者的机会。

“大家都同意这个方案。 我们现在最希望的是尽快推进重组的速度。 我们还对金立抱有希望,但前提是大家先活下去。 ”王尔德天对记者说。